超限法务

法律案例|治超:规范性文件173号文是针对交通与公安联合执法的规范要求,并不赋予执法部门的行政处罚权

2021-02-23 14:02:36         已有 17 人浏览

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2020)渝0117行初124号《重庆榆盛霖建材有限公司诉重庆市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路政支队行政处罚案(规范性文件173号文是针对交通与公安联合执法的规范要求,并不赋予执法部门的行政处罚权)》

案情简介

原告重庆榆盛霖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沙坪坝区景阳路**附**33-6。

法定代表人黄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聂清亮,重庆雄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市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路政支队,住,住所地重庆市合川区合阳城街道办事处马家沟**/div>

法定代表人邓星,该支队支队长。

行政负责人邓祥,该支队副支队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亚州,该支队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剑,重庆嘉陵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重庆榆盛霖建材有限公司不服被告重庆市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路政支队行政处罚一案,于2020年10月1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于2020年10月16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11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重庆榆盛霖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聂清亮,被告重庆市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路政支队行政负责人邓祥及委托诉讼代理人曾亚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重庆市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路政支队于2020年6月24日作出渝合交执罚〔2020〕70396号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一般程序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你(单位)渝DX号车,于2019年12月3日23时3分,在国道G244乌江线1604km+200m处有超限运输行驶公路的违法行为。该车轴数为4轴,车货总重46400kg,限重31000kg,超限15400kg,超限率49.67%。你(单位)违反了《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根据《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六十四条及《重庆市交通行政处罚裁量基准》的规定,决定给予罚款柒仟伍佰元整(¥7500.00)。

原告观点

原告重庆榆盛霖建材有限公司诉称,2020年6月24日,被告作出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一般程序行政处罚决定书,称原告的车辆渝DX在2019年12月3日超限,违反了《公路安全保护条例》,并作出罚款的行政处罚。但被告并未当场对货车超限超载违法行为进行现场检查处罚,剥夺了原告核实超限的权利。也未及时告知原告,直到超限次数多了,六个月后才告知,导致原告并未及时止损纠正。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违反了《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关于治理车辆超限超载联合执法常态化制度化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交公路发〔2017〕173号)的规定,对违法超限超载车辆只罚款不卸载,也并未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联合执法。故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撤销被告作出的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一般程序行政处罚决定书(渝合交执罚〔2020〕70396号),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支持其请求在法庭上举示了如下证据:

1、《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关于治理车辆超限超载联合执法常态化制度化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交公路发〔2017〕173号)及附件,拟证明被告没有行政处罚权;

2、现场照片及视频,拟证明被告单位动态检测仪设备没有运行。

被告观点

被告重庆市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路政支队辩称,根据《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三条和《重庆市公路管理条例》第五条的规定,被告作为合川区的公路管理机构,对国道G244线具有管理职责,执法主体适格。经超限运输车辆动态监控检测执法系统发现,原告所有的渝DX号车,于2019年12月3日23时3分,在国道G244线1604Km+200m处超限运输行驶,该车轴数为4轴,车货总重46.4吨,限重31吨,超限15.4吨,违反了《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及《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

2020年3月10日,被告对原告违法行为予以立案,作出违法行为通知书,告知当事人救济途径。2020年4月1日,原告法定代表人黄成对违法事实无异议,但未接受处理。2020年4月20日,被告作出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当事人权利义务。2020年6月24日,被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款7500元,同时告知了当事人救济途径,并于2020年9月25日送达原告。综上,被告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并有法定依据,且在执法过程中无超越职权、滥用职权和明显不当的行为,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支持其请求,在法定期间并在法庭上举示了如下证据:

1、立案审批表,拟证明被告依法对原告违法行为立案;

2、车辆超限运输行为凭证,拟证明原告的车辆在2019年12月3日23时3分有超限违法行为;

3、超限运输违法行为车辆信息查询表,拟证明违法车辆系原告单位所有;

4、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重庆)官网截图,拟证明原告单位的基本情况;

5、重庆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检定证书,拟证明被告的动态检测系统经重庆市计量质量检测部门检定合格;

6、违法行为调查报告,拟证明被告立案后对原告的违法行为进行了相应的调查;

7、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违法行为(非现场)通知书,拟证明被告向原告单位发出通知指出其违法行为的事实,要求原告接通知后15日内到被告处接受调查和处理;

8、送达回证,拟证明被告将通知书送达给了原告;

9、行政处罚审批表,拟证明被告单位按照相关程序进行了相关内部的审批;

10、行政处罚告知书,拟证明告知原告违法事实,及相应的权利;

11、邮寄送达明细、送达回证,拟证明该告知书也送达给了原告;

12、对黄成的询问笔录,拟证明原告法定代表人承认了违法的事实,但认为处罚较高;

13、重大案件集体讨论记录,拟证明被告对原告的行政处罚进行了集体讨论;

14、行政处罚决定书,拟证明根据原告的违法事实,对其进行了行政处罚,罚款7500元;

15、送达回证,拟证明该处罚决定书已送达给原告;

16、执法人员执法证复印件,拟证明被告执法人员都具备执法资格。

相关法律法规:

1、《公路安全保护条例》;

2、《重庆市公路管理条例》;

3、《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

被告对原告举示的证据质证后认为,对原告举示的文件与被告举示的法律法规并不矛盾;北碚大田坎检测点的设备照片及视频与本案无关系,合川的照片和视频没有完全体现本案非现场治超执法检测点的全貌,在距离合川检测点几百米的地方都有相应的提示,警告。

原告对被告举示的证据质证后认为,对证据本身无异议,但无法核实被告内部审批事项情况。重庆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检定证书现已过了有效期,且动态监测仪没有开启;根据规定,被告只具有公路保护职责和公路管理职责,并没有赋予其处罚权,不具有处罚资格;事发时间太长,原告无法核实其超限情况。

证据分析

上述证据经双方当事人质证后,本院认为,原告所举示的规范性文件与被告所举示的法律规定并不矛盾,但并不适用于本案,其所举示照片及视频中涉及本案相关监控检测地点与本案有关,应予认定,而不涉及本案的监控检测地点的照片及视频与本案无关联性,本案不予采纳。原告认为本案所涉监控设备与另一处北碚大田坎检测点的设备相比没有运行的说法无证据证实,只凭肉眼下定义,没有相关合法的检定,缺乏科学技术依据。被告所举示的证据能够互相印证,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根据以上采信的证据,原告、被告的陈述,认定以下事实:

2019年12月3日23时3分,原告所有的渝DX号车辆,行驶在国道G244乌江线1604Km+200m处,经被告超限运输车辆动态监控检测执法系统发现,该车轴数为4轴,车货总重46400kg,限重31000kg,超限15400kg,超限率49.67%。

2020年3月10日,被告对原告违法行为立案调查,向原告送达了违法行为(非现场)通知书。2020年4月1日,原告法定代表人黄成在被告单位接受询问时对违法事实无异议,但未接受处理。2020年4月22日,被告向原告送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2020年6月24日,被告作出渝合交执罚〔2020〕70396号合川区交通行政执法一般程序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原告处罚款7500元,并于2020年9月25日送达原告。原告不服,起诉来院。

本院认为,关于被告是否具有行政处罚权的问题。

根据《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三条和《重庆市公路管理条例》第五条规定,公路管理机构对辖区内的公路具有管理职责,《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六十四条又规定,对违反本条例的超限车辆由公路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可以处3万元以下罚款,该条款赋予了公路管理机构的行政处罚权。故被告作为合川区公路管理机构对辖区内行驶的超限车辆具有行政处罚权。而作为规范性文件的《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关于治理车辆超限超载联合执法常态化制度化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是针对交通运输部与公安部联合执法的规范要求,并不赋予执法部门的行政处罚权。

关于被告并未当场对货车超限超载违法行为进行现场检查处罚,剥夺了原告核实超限的权利问题。

根据《重庆市公路管理条例》第四十一条规定:“经固定公路超限检测站、流动检测点检测发现违法超限的,公路管理机构应当责令当事人在规定的时限内到指定的地点接受处理。公路管理机构依据监控检测记录资料,可以对违法超限车辆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依法予以处理”,公路管理机构可以现场执法对违法行为者进行处理,也可以依据监控检测记录资料非现场执法对违法行为者进行处理,只是执法的方式不一样。而本案被告是依据监控检测记录资料对原告进行的行政处罚,被告所依据监控检测记录资料的监控检测设备是经相应资质的重庆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检定合格,具有合法性,如原告对其有异议,可以在行政处罚程序中提出异议,该非现场执法并未剥夺原告核实超限的权利。

关于被告对原告违法行为未及时告知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行政机关对违法行为的处罚时效是2年,如果违法行为在2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而本案被告在处罚时效内立案调查,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告知,并未存在违法行为,被告对原告行政处罚程序合法,故被告不存在对原告违法行为未及时告知问题。原告对自己的违法行为应是明知的,不应存在对自己的违法行为逃避处罚的侥幸心理。

原告所有的渝DX号车辆,于2019年12月3日23时3分行驶在国道G244乌江线1604Km+200m处被发现超限15400kg,根据《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及《重庆市交通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规定,每超1000kg罚款500元,被告对原告处罚款7500元,符合上述规定,故被告对原告所作的渝合交执罚〔2020〕70396号行政处罚决定并无不当。

判决

综上所述,被告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重庆榆盛霖建材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原告重庆榆盛霖建材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1576544670375.gif


═—═—═—THE END—═—═—═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只供参考之用。本网站部分视频、文字、图片之类素材可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本网无法鉴别其知识版权,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联系本网18610290738(仅限微信沟通),邮箱地址:wbmn86@aliyun.com。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作任何承诺。本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在线客服系统
微信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